当前位置 >> 百草园>> 三味书屋 >> 阅读欣赏

    “读史使人明智,读诗使人灵秀,数学使人周密,科学使人深刻,伦理使人庄重,逻辑修辞使人善变;凡有所学,皆成性格。”培根大师的这段话道出了读书的妙处,个中三味,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走一趟自会领略。

女人的爱坦然洒脱,静如止水——读池莉《绿水长流》有感
作者:云者归来 文章来源:转载 更新时间: 2006-11-10 11:23:51

 

池莉是我最欣赏的一位女作家。在我心目中她诠释爱的方式不同于铁凝对爱情的无法触摸,却又极力期盼;也不同于毕淑敏要将所有的爱都归结于母爱;更与陈染将所有的爱都寄托于飘渺的希望截然不同。池莉以女性特有的潇洒感情描述情感经历,再加上她自小由武汉水土培养出的洒脱不羁,将女人的爱描绘的浓于水却又纯于水。三十岁的女人的心被她渲染得既有二十岁女孩的激情又有四十岁女人的沉稳与冷静。使我对女性情感的神秘与感性有了更为浓烈的迷恋。而这篇《绿水长流》更能体现池莉独特的写作魅力。

《绿水长流》中描述了“我”在庐山度假时与一陌生男子的邂逅,感情便在一片神秘的氤氲中循序渐进地展开。虽然故事取材略显通俗,但事实上内容却是充实饱满的。这次邂逅中不仅仅写我与陌生男子奇特的感情线条,在 “那如琴雾及山上的石头小屋等等,将永远美好地存留我心中。”更重要的是穿插了李平平、兰惠心、“我”的姨母以及曾经的国母宋美龄等不同身份女性的情感片段,虽然她们对待爱情的方式迥然不同,但同样都是浓烈炽热,都爱的坦然洒脱。“我”以自己的这次神秘的情感经历与这些不同身份的女性做比较,某种程度上是“我”自身对爱所持有的态度和抱有的态度,在这些女性身上一一体现。就如“我”的知青密友李平平来说,李平平的初恋在“我”与陌生男子的邂逅里若隐若现,既回味又不贪恋。李平平在中年时期事业稳如泰山,并且在全市的巾帼英雄表彰会上受到过表彰,然而谁能想到这样一位成功女性竟然在上山下乡这样革命性的运动中毫无保留地将自己的初恋(或许叫初夜)献给了一个脸上长满青春痘的毛头小子。许多年后,“我”从李平平不屑的谈话里了解到她对这次初恋的真实感受,结果就是“我”认定李平平根本就没有爱过那个毛头小子,“压根就是生殖的冲动”。对于那个夺走她初恋的毛头小子不爱不恨,就如同过眼云烟一样。由此“我”得出一个结论,“我不断地看见众多的男人和女人为珍惜初恋而结婚,婚后却又闹离婚”,“我们为爱情痛苦还值得,为初恋痛苦什么呢?”作为还未谙世事的我来说,仿佛是一种觉醒,顿时感到成熟不少,对待懵懂的初恋开始不再有憧憬与幻想。与此同时,池莉对待初恋甚至是对待爱情的那份洒脱与淡然,通过一个李平平跃然纸上,女性的美与自尊一样也不缺少,而女性深沉的爱依旧静如止水,细细长流。

    如果说李平平的初恋仅仅是一段开幕曲,那“我”姨母的经历就更能体现“我”或者是池莉对感情最深刻看法的升华阶段。姨母是资产阶级家的小姐,在动荡的岁月里毅然与家庭断绝关系,与出生贫农但却是共产党军官的姨父“投奔革命”,而姨父因此也被降级处分。六十年代时,姨母的父亲病逝,她想回家报丧,姨父却坚决不同意,由此引发了一场规模空前的争吵,“安逸的家中突然传来姨父的怒吼:不行!我不准许!决不!在他们寝室里,一张电报被扔在地上。姨母的父亲去世了,姨母要回家报丧。姨父说不行。姨父说:谁都知道你和家庭脱离关系了,你等于没有父亲了。姨母说:我有父亲!人都有父亲!我是人!姨父说:是人也要分个阶级。你是哪个阶级的人?姨母说:哪个阶级的人都有父亲。为人之子都要尽为子之道。为了你,他身前我没有孝敬他,现在他去世了,你还不让我们父女见一面吗?姨父说:混帐!为了我?姨父逼近姨母:那我呢?不是因为你,我会落到今天的地步?告诉你,如果不是你,我今天这栋房子就在北京!在中南海!姨母面无人色。她舔着干枯的嘴唇说不出话。她抱着自己的肩瑟瑟发抖。姨母扑过去抓起了电报,将电报撕成一条一条。姨母说:好好!今天你终于说真话了!我断送了你的锦绣前程,我欠了你这辈子的债。好!那我不回家了。我不去了!不去!就让我父亲死不瞑目吧。你得从此记住,你欠下我一比债了。我们两清了!姨母将电报碎片掷到姨父脸上,姨父打了姨母一耳光,骂道:臭婆娘!姨母毫无畏惧,挺身立着,说:你这狼心狗肺的杂种!”姨父姨母的这一架对“我”来说是一次历史性的震撼。这是女人才会有的感情既能舍弃一切,也能为感情的流失捍卫一切。有朝一日她们发现自己的爱竟然只是徒劳,不会悲伤,不会诅咒,依然过着最真实的自己。就象我的姨母,步入老年后依然风韵尤存,鲜活的,精神饱满地活在这个对她很残忍的世界上。但这仅仅是从我的角度来看的,真正的结果还在最后,我因为自己的感情不顺,问及姨母如何解决,姨母说:“我不同意你的观点。到谈婚论嫁这一步,就必须冷静地看看对方的人品、才貌,性格以及家庭背景。家庭必须是有文化的,性格要温和,要会体贴人,要有良心。人才也应该有十分。在以上条件具备的情况下,再看你们两人相处得是否合宜。合宜是最好的了。”“我”红着脸说:“那么爱情呢?”姨母说:“傻孩子,我们不谈爱情。”是的,我们不谈爱情,虽然我们的爱永远在流淌,浇灌着我们的青春以及我们“曾经”爱过的人,但年华老去,爱的人让我们伤心,我们也会毫不留情地撒手,我们可以很洒脱的说一句“我们不谈爱情”,而男人们永远只是自己的胜利者,永远缺少着驾御感情的能力,他们的感情比起女人来更经不起岁月的消磨,女人永远都可以为自己的感情找到一个好归宿。

     故事还未曾结束,“我”与陌生的男子依旧在进行着感情马拉松,谁都没有获胜的可能性,但“我”肯定是不会受伤的,因为那么多感情制胜的例子摆在“我”的面前,我怎么会有输的可能,最后果然是我在一种感激的驱使下离开,这种感激是发自内心的,象一弯清清的水流过,不发出一丝声响,怀着感激的将这个陌生男子记在心中。女性的感情永远是微妙的,特别是在池莉的笔下更有一种朝气蓬勃的美,美的有自信,爱的也更有自尊。静如止水,文字细腻。

文章录入:张蕴华    责任编辑:张蕴华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仲彩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