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百草园>> 三味书屋 >> 阅读欣赏

    “读史使人明智,读诗使人灵秀,数学使人周密,科学使人深刻,伦理使人庄重,逻辑修辞使人善变;凡有所学,皆成性格。”培根大师的这段话道出了读书的妙处,个中三味,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走一趟自会领略。

《细说水浒》:杨雄的“软”
作者:灿烂海滩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 2006-11-5 13:36:34

 

 “软”可以说是病关索杨雄性格中最大的特点。他不但手软,而且心还软,故遇事思索的少,贸然从事,又没主意,往往上当。

 杨雄是在《水浒传》第四十四回“锦豹子小径逢戴宗 病关索长街遇石秀”中出场的。当时正是他行刑归来,身边也带了三个牢卒,加上与他挂红贺寿的众人,居然在大街上被踢杀羊张保等七八个军汉拦住。他们素不相识,张保等人一要杨雄借钱给他们;二辱骂杨雄;三动手抢众相识贺喜的礼物;四是张保三人将杨雄逼的动弹不得。堂堂一条好汉如此受辱,杨雄是“施展不得,只得忍气,解拆不开。”这一个“忍”字就把那“软”的性格特征给予初步的揭示。

这种“软”的性格在以后的故事中越发突出。长街遇石秀后,为答谢石秀解救之恩,杨雄主动与石秀结为异性兄弟。两人的关系,用石秀的话来说,那就是杨雄把石秀当“做骨肉一般看待。”既是这样,做弟弟当然也要为兄长分忧解难。出于对兄长的爱护,这位老弟发现了兄嫂的奸情,又如实的向兄长做了汇报。这种丑事,作为丈夫谁听到都不舒服特别是外人转告,更是脸上无光。杨雄听到此事,当然会顿时忿怒非凡。石秀一再叮嘱:“且息怒,今晚都不要提”,“今晚且不可胡发说话”。而杨雄对石秀提供的奸情不调查,也不分析,对石秀的叮嘱是听之任之。由此可见,杨雄耳跟子特别软,是个很没有主见的人。特别是在知府那里喝多了几杯酒,忘乎所以,回到家里见到潘巧云,酒话就出来了。又是“你这贱人!这贼妮子!好歹我要结果了你”,又是“你这贱人!肮脏泼妇!那厮敢大虫口里倒涎!我手里不到得轻轻地放了你!”一个劲儿地骂,酒后吐了真言,泄露了秘密。骂完后他呼呼地睡大觉了。俗话说:言者无意,听者有心。这潘巧云也不是个傻子。她也知道,杨雄整天忙于公事,很少在家。她做的丑事,杨雄肯定是不知道的。现在杨雄既已说出,一定是有人告发。这一切都产生在家里。不用猜,这告发之人一定是石秀。她也深知这其中的厉害,于是她在杨雄脚后倒了一夜,实际上也是想了一夜。她了解杨雄,知道杨雄说她是“贱人”不假,说她是“泼妇”就错了。如果她象潘金莲那样“狠”、那样“泼”,杨雄烂醉,可能早就死于她的手下了。她和衣而卧,正如她所说的“只怕你要吐,那里敢脱衣裳……我夜来只有些儿放不下。”这是真心话,也说明她对杨雄的关心。第二日酒醒,潘巧云为保护自己,来了个先发制人,把昨夜和衣而卧想了一夜的计策实施出来:倒打一耙,嫁祸于石秀。石秀毕竟是外人,来杨家又不久,她又哪里知道这又是个狠毒的“拼命三郎”。正因为她对石秀的不了解,以为嫁祸于人,就可以解脱自己。谁知最后是惹火烧身。潘巧云嫁祸,杨雄又不假思索,听了潘巧云的话后,“心中火起”,便又骂开了,恨妻的怒火灭了,又转恨石秀。贸然变化把“亲骨肉一般”的兄弟石秀赶出了家门。

“石秀是个乖觉的人,如何不省得”,他又是条好汉,以“拼命三郎”号称,他那里受的住这奇耻大辱、不白之冤。为了表白自己,石秀杀了裴如海及胡头陀。消息传来,自然也惊醒了杨雄。杨雄忙向石秀赔礼道歉,表示“我今夜碎割了这贱人,出这口恶气!”这也是句气话。当石秀问他“如何不知法度?”他又手足无措,又软了下来。说真格的,杨雄的这句话倒是石秀想要达到的目的。你看下一步,不就是他为杨雄出主意,诓骗潘巧云及迎儿到“好生僻静”的翠屏山。首先是他石秀飕地掣出腰刀,露出了要杀人的真相。迎儿把潘巧云与裴如海通奸的经过原原本本的叙述了一遍,石秀还不罢休,又逼着杨雄去问潘巧云,三头六臂问题真相大白。杨雄听了迎儿的招供后,对潘巧云表示:“把实情对我说,饶你这贱人一条性命!”这已经有念夫妻旧情、任其改过之意。当然这也是“软”的表现。潘巧云也承认了错误,要求给机会改过。石秀却认为“含糊不得”,步步紧逼,抓住杨雄“软”的弱点,激怒漾雄,又使杨雄听信他的言语,最后硬是碎割了潘巧云。之所以会出现如此结果,完全是杨雄耳根子太软,心太软,遇事欠考虑,又没主见,听信石秀的安排,完全依照石秀的指使行事,落得这么个可悲的结局。如果杨雄硬一点、有主见,也不会造成赶石秀、杀妻这类事件的发生。

 

文章录入:百草园    责任编辑:百草园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仲彩娱乐